安安静静做一个小透明

[太子金】笼中雀

*cp金丝雀金(双金倾向)+雷王星太子

*黑字部分为黑金所说的话

*微量雷卡成分

*黑文,不甜,真不甜。

*慎入。

*时间有点久。

*点文

 @某某某 

 

正文

 

引子

雷王星独有的生物,金丝雀。

那是创世神的宠儿,每只金丝雀背部有一双金色柔顺的羽翅,精灵般圣洁的美貌和婉转美妙的歌喉于一身,数量稀少且不出现在常人面前,有一定的攻击力。

传言,金丝雀的歌声可使万籁俱寂,万物失色。

传言,金丝雀的歌声可治愈一切物理伤害。

传言,金丝雀的歌声可治愈心灵创伤、疲劳、使听者心旷神怡。

但极少人知道,金丝雀的歌喉一生只为一人歌唱。

 

1.

雷王星皇宫专属的猎场,清晨阳光洒下一片细碎的阳光,热气逼人,蝉儿在猎场中发出急促的鸣叫声,不远处传来整齐而紧凑的响亮的脚步声,军队中人不少人着装为厚重的铠甲,为首的人穿着利落的紧身衣,紧致而蜜色的臂肌尽是汉水,纤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倒拂过额头上的利落的黑色短发,额头上不时落下少许汗水滑至脖颈下,即使如此炎热的天气,马上的人也全然不在意,眼神犀利,直视前方,他右手边的人于这的炎热季节全然不同,头戴着插着三根尾羽的绿色帽子,红色的围巾遮住嘴角,蓝色眼眸毫无波澜,手中拿着望远镜。

   “嘿,卡米尔!来比比今天谁能打到最大的猎物!”雷狮抓住座下白马的缰绳,弓起腰,盯住前方,眼神犀利,蓄势待发中。

“大哥,您开心就好。”相比于雷狮的跃跃欲试,卡米尔似乎毫无动力,他只是手抚摸下安抚座下的马儿,眼眸中毫无波澜,平静似水。,帽子上三根尾羽被风儿吹动,默默的看着自家大哥策马进入森林深处。

 

 雷狮看着愈来愈浓的白雾,唇角不免上扬,刹那间,疾驰的风声夹杂着金色箭头袭向坐在马上的雷狮,雷狮仰身闪过,唇角的弧度愈发上扬,没有握住缰绳的右手出现白光,雷神之锤即刻出现在手中,锤身上跳跃着电光,雷狮手一挥,雷神之锤便带去一定的白雾和金色箭头,并给予了他一定的视野,也显现出了对方的身形。

   来人坐在树枝上,纤细白皙的玉腿轻轻晃动,太阳洒下一片细碎的阳光于他金色的短发相映,蓝色的瞳眸仿若雷狮最爱的星辰大海,粉色的樱唇轻轻嘟起,脸颊白皙如被剥壳的鸡蛋一般,穿着白色的长袍,双手撑着小巧的树枝,背上金色羽翅带着点点露水自然垂落。

  “我不曾记得人类是能进入这里的。”

  “你是这么进入这里的呢?”

  对方振动金色的羽翅,同时洒下几根羽毛些许金尘,绕着雷狮飞翔。

  “呵,整个雷王星哪里没有我不能去的。”雷狮昂扬着头,紫色的眼眸满是傲气。

  “哦,是吗?你是雷王星的国王?”对方再次坐回原来坐着的树枝上,致使树枝轻轻晃动。

  “不是。”雷狮眼眸半眯,透露几分不悦,手不禁握住雷神之锤。

  “这样啊。”对方的右手抵在粉嫩的唇上,说的意味深长,带着对眼前人的探究。

  刹那,雷狮轻跃起握紧雷神之锤带着白色电弧与金色四方箭盾相撞,雷狮半眯起眼眸,划过一丝不耐烦,带着雷霆之势即刻粉碎了四方盾,雷狮抓住他项下的衣袍,强行将他带下地面,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我想,我似乎碰上一件很稀奇的东西。”

  “不是吗?卡米尔。”雷神之锤的锤身闪烁着紫色的电弧,发出滋滋的声音,似是在威胁着眼前‘人’

  卡米尔默默地带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从白雾中显出身形。

  “是,大哥。”

  “他是金丝雀。”

  “哦?是吗?”

 

  金丝雀嘟了嘟唇,双手撑着地面,地面突出数量极多的金色箭头,带着强力的冲击力涌向面前的雷狮,雷狮一惊,松开挟持他脖颈的力道迅速跳开,金丝雀后背的双翅用力振动,不免带动周围的尘土,迷了众人的眼睛,金丝雀眼看逃脱在望,迅速脱离战场,顷刻间,一个绿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上方,眼眸闪烁着绿色流光锁定那个狡黠的金丝雀,尘土飞扬,即刻间毫无防备被他踢下地面没了战斗力,奄奄一息,双手撑住地面,微微喘着气,抬眼,白色的雷神之锤再次抵上他的脖颈迫使他抬头面对俯视他的男人,再次与他对视。

 

  小小的金丝雀耷拉着金色的羽翅被雷神之锤抵住脖颈,仰着脑袋小口微张,灿金色的刘海遮住他深海般的蓝色眼眸。

 

只听那下达命令的声音

“抓回去。“

 

2.

金丝雀被关在独立一间房间中,他拥有的是硕大且华丽的鸟笼,鸟笼中有一颗极大的樱花树,飘零着落下樱花,樱花树枝很长足够他休憩,甚至还挂上了小铃铛,发出清脆好听的铃声,小巧白皙的脚上拴上了一条极长且厚重冰冷的铁链。 

  突然,一直黑暗的房间被打开一丝光亮,一个人缓缓行至金色鸟笼前,来人和雷狮一样黑色的长发,一袭紫色的长袍拖至地面,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他的面容,只露出薄削的红唇,一副极负傲气的模样。

  “这就是,”

  “我那愚蠢的弟弟带回来的,”

  雷王星太子接近笼子,单手负在身后,一只手抓住笼子,即使不透过眼眸,隔着面具都可以感受到他的不可接近。

  “金丝雀。 ”

  金抵住红唇,眼眸中带着对眼前人的好奇,振动羽翅,洒下一片金尘,至天而降,拴住他脚踝的铁链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嘿,人类。”

  “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这个雷王星将来的王。”雷王星太子双手敞开,嘴角弧度上扬到极致。

  “是吗?”金的红瞳白发若隐若现,眸子睁大。

  “你们俩还真像。”金振动羽翅在笼子里飞动起来,铁链的碰撞声伴随着金尘在整个房间中,

  “你在说什么?”雷王星太子有点生气。

  “难道不像吗?”金突然飞过来,睁着一双大海色的双眸看着他的面具,唇角上扬,眼眸带着八分的笑意,这突如其来的这一举动,让傲气的太子有点措不及防,面具下的眼眸微微震动,两双眼眸隔着面具互相对视。

  金唇角上扬,羽翅一动,倒飞回那颗极大的樱花树上。

  “不过呢,你们俩始终是不同的不是吗?”

  “什么不同呢?”

  “追求不同。”金暗含着笑意,弯起眉眼。,

  面前的人没有说话,金的话使整个房间压抑下来,只听得到微弱的呼吸声,骤然一声刺耳的声音。

  人影快步走向金笼而来,白色的头巾飞扬,身影略显狼狈也遮掩不了他的意气风发,身后似乎永远跟随着三根尾羽飘扬的绿色帽子的追随者,那双沉静的蓝眸总不见波澜。

  “你在这里干什么!“三皇子扛着他最为喜爱的武器,面上带着桀骜不驯的傲气,昂扬着头看着自己所谓的哥哥,所有人都知道,雷王星宫中的太子和三皇子关系极为不好,根本水火不相容。

  “怎么?你能来的地方我就不能来了?“太子这才转过身面对着自己的弟弟,双手负在背后语气同样不屑。

“你能来?要知道这只金丝雀是我雷狮抓到的,所以是我说了算。”雷狮用了力道锤下雷神之锤,紫色的电弧锤身上闪烁。

 “但是雷王星还轮不到你来说了算,不是吗?”太子揉了揉手,隔着面具也能懂得他那蔑视的目光。

 “你——”雷狮意欲提起雷神之锤攻击面前的太子,被背后的卡米尔拦下,卡米尔上前一步。

 “太子殿下,即使雷王星还轮不到三皇子殿下说了算,但是他亲手抓的金丝雀安排在哪里被什么人观赏他还是有权力定夺的,太子殿下您说,不是吗?”

  “………”太子看了眼他,整个气氛冷了下来,最终拂袖而走。

 

  

3.

 雷狮坐在金色笼子的不远处,雷神之锤就在他的右手边,卡米尔站在他的左手边,那双不着波澜的眼眸盯着笼子内的金丝雀,雷狮单手撑着脑袋勾勾唇,半眯起紫眸盯着笼中悠闲自得的金丝雀。

 “喂,过来!“雷狮漫不经心地开口。

 “……”金丝雀停止了飞翔,反倒窝在樱花树树枝上半闭着眼休憩下来。

 良久,金丝雀都没有依照雷狮的命令飞向雷狮这边而来,然而雷狮却丝毫动作都没有。

 “大哥,需要我动手吗?”卡米尔看了眼拴着金丝雀的锁链,低声向雷狮询问。

 “不用,他会自己飞过来的。”雷狮没有睁眼看卡米尔。

 自己飞过来?真的会吗?

  卡米尔看了眼良久没有动作的金丝雀。

  几分钟后,金丝雀振动羽翅,洒下几片羽毛和一些金尘飞过来,雷狮弯起嘴角走过去迫近金的脸,头巾翩飞。

  “金丝雀,你叫什么名字?”雷狮捏住金丝雀的下巴。

  “金。”

  “给本大爷唱歌。”

  “不要。”金丝雀鼓起腮帮吐露出粉嫩的小舌头,“我才不会为坏人唱歌呢。”

  “哦,是吗?”雷狮的眼神一凛,唇角微微勾起,捏住他娇俏的下巴略微加重了力道使得金有些生疼,眼眶发红,蓝色似海洋的眼眸水润起来。

  “唔。”金微张小口。

  “无趣。“雷狮看了金倔强的小眼神,紫色的眼眸划过一丝流光,甩开柔弱无骨的金丝雀,使得小小的金丝雀一下没有了支撑跌坐地上,雷狮一把扛起坐椅旁的雷神之锤,白色的头巾随风而扬,“卡米尔。走了。”

 “是,大哥。“卡米尔拉拉了围巾看了眼雷狮的背影正在慢慢变小,再瞥了一眼仿若没有生机的金丝雀,正准备转身跟上去雷狮的脚步。

 “呐,原来你叫卡米尔对吧?”

 卡米尔莫名的停下了脚步,任雷狮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中。

 “你说,如果不是你的话,”

 “我还会在这里吗?”金蓦然开口,听不出他的意味。

 “我只是遵从大哥的意愿罢了。”

 “是吗?”金背后的双翅振动起来,在金色的笼子飞翔,白色的衣袍翩飞,金发柔顺的绕过尖尖的耳朵,蓝色的眼眸掠过卡米尔,双翅一用力刮出极大的旋风,吹起卡米尔的黑发,下方的卡米尔扶好自己的帽檐,蓝色的眸子映出金的模样。

 挺像天使的。

 卡米尔转过头只是看了一眼在笼中飞翔的金丝雀,消失在这间房间中。

 

4.

金看见门被打开出现一丝光亮,依旧坐在樱花树的树干上,双腿轻轻晃动,单手撑着脸颊,脸上不再出现刚开始来的好奇。

“是来送食物的吗?”

“放在笼子外面就好了。”

金朝着唯一能够看见光的地方看了看,太阳正斜对着他,按照惯例,这个时间应该是雷王星宫中的女仆帮他送食物的时间,每次金都会飞下树来,和她们搭话,不过她们很无趣,从来都不和自己说一句话,眼神都不曾给过自己一个,总是把食物放下就急匆匆的走了,不过,有一次有个小女仆曾想和他搭话,却被年长一点的女仆拦了下来,所以,想要和人类搭话的想法渐渐就消失了,人类很无趣这种认知逐渐种在他的心里。

“你有资格命令本太子吗?”嚣张而自负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房间中响彻这个寂静的房间。

“哦!!是你啊,戴面具的家伙!”金看见他,眼神一下有了光彩,急速振动翅膀飞了过来,“你说,你戴着这个面具干什么呢?又不好看,我帮你摘下来吧,怎么样?“金隔着笼子,透过间隙伸出手想要摘下他的面具,太子嘴唇一抿,一伸手即刻阻止了他的动作。

  “谁准你动本太子的面具了?!”

 金微微睁大眼睛,手腕处被他抓得生疼,莫名感觉到一丝寒气,片刻,太子这才放开金被抓红的手腕。

 “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啊?你看你弟弟雷狮,他不是长得挺好看的嘛?所以说,你应该长得不丑啊。”金双手负在身后,看着眼前人带着面具,嘴角紧紧抿起的样子,勉强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诶,能不能摘下来给我看嘛?!”眼眸中变化出哀求的神情,看得太子,莫名有些动容。

“不行!”太子嘴角扯了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算了吧。”金的语气和神情满是失望,金又突然凑过脸来,小鼻子嗅了嗅,一脸期待地望着眼前人,“你带了什么东西?好香啊!”

“你要吃这个?”太子的表情似乎僵了一下,从背后掏出一手心水果糖出来,从缝隙伸到金地面前,金见了五颜六色包装的水果糖,脸上露出惊喜和兴奋的神色,嘴角的弧度咧开大大的,一把抓过,太子手心全部的水果糖,小心翼翼地剥开糖纸一点一点地放在旁边,一下将所有的水果糖塞进嘴巴里,腮帮子鼓得满满的。

 “这是什么啊?真甜、真好吃的!”金含糊不清的说着话,羽翅一抖一抖的。

 “这种东西一看就很劣质,本太子怎么可能会知道。”太子依旧高昂着他的高贵的头颅。

 

这种东西一看就是下等平民才会吃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认识,可笑。

 

 “你下次问问吧,顺便在帮我要一点拿过来吧。”金毫不客气地说道,即使嘴里塞满了水果糖,也不忘记要求眼前这个傲气的太子再帮要一些这些水果糖。

 “你怎么这么笃定本太子会帮你要这种劣质产品?这种劣质产品本太子才不屑于知道!”

“这种劣质产品和雷狮没有什么区别!”太子不看金,一挥手将那五颜六色的剩下的水果糖挥洒在地面上,嘴角丝毫不带弧度。

 “是吗?可是身为的劣质产品的东西,”金摊开白皙的掌心,尚存的几颗水果糖还静静的躺在掌心之中,“他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身为劣质产品的东西,”

“还不是,好好的活在这世上吗?”

“你觉得你能除尽所谓的劣质产品?”

 太子看着面前的金丝雀,没有说话,薄唇紧紧抿起,看不出他的意味。

 “本太子做事不用你来教。”良久他才开口,声音有些愠怒。

“刚刚你给我的糖真的好好吃诶!”金舔舐一下嘴唇,尝尝糖果余留下的甜味,“真的没有了吗?”

金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眸看着他的面具。

“没有了!”太子面具下的眉头皱了皱。

“是吗?”金的另一只手展开,手心上三颗包装色彩各异的水果糖与余晖相映,金拉过太子的手,扳开他紧握的掌心,将最后剩下的三颗水果糖塞进他的掌心中,“这个真的很好吃的!”

金的脸上绽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太子看着掌心的糖,糖纸闪烁着金色的光辉,莫名的柔和,一时停住了想要扔掉糖的动作,隔着面具看着眼前的面具,什么都没说,糖也不曾放入口中,只是转身而走。

“一定要吃哦,真的很好吃的!”

才不会。

“你下次也要来看我呢!”

才不会。

“下次来的时候一定要帮我多带些水果糖呢!”

怎么可能?!

你不过是一只小小的金丝雀罢了。

 

5、

 花朵簇拥着这座白色的亭子,雷狮靠坐在长椅上,卡米尔站在他的身旁,红色的长围巾从未离颈部,雷狮眸子一转,望向来人所站之处。

 “怎么?有兴趣来找我?”

 “太子殿下。”雷狮的目光一凛。

 “本太子只是来和我亲爱的皇弟商量点事情罢了。”

太子站在亭子的不远处,周围的喷泉不断地喷出水花。

“皇弟?”

“太子殿下,别恶心我了。”雷狮眼眸映出太子冰冷的面具,眸中划过一丝流光。

“怎么?和那只傻不啦叽的金丝雀相处久了,太子殿下觉得自己应该重新做人?嗯?”

“还是说,你想要那只金丝雀?”

“既然你已经猜到了,何必拐弯抹角呢!”太子的表情不变。

“那么,你用什么条件和我换呢?!”雷狮的语气似乎挺期待太子的回答一样。

“堂堂雷王星太子殿下。”雷狮站起身,直视眼前所谓的哥哥。

“雷王星的土地、权力、子民这些东西你不曾需要,也未必想要过,甚至是更为强大的力量也可以凭你自己所得。”

“所以?”

“那么,现在你唯一束缚你的就是雷王星,也就是说,我帮你脱离雷王星皇室,获得真正的自由,怎么样,雷狮?”

雷狮看着他,偏了偏头,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沉默良久,周边的气氛即刻间压抑起来,,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就连呼吸也是,而旁边的卡米尔蓝色的眼眸终于泛起了一丝波澜,他看着他最敬重的大哥,静待着他的答案。

 毕竟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条件。

“你觉得..”雷狮嘴角上了上扬,“你觉得我雷狮不能得到我想要得的自由?”

 “大哥?”卡米尔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权力这些东西我雷狮是不想要,呵。”

“但那只金丝雀是我抓的,那么就是我的东西了。”

“你觉得我雷狮的东西会给你吗?”

  “是吗?“

  “那么,拭目以待。”太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这片小花园中。

 

6、

金绕着笼子飞了一圈又一圈,飞上树枝又飞下树枝,足以可见他的无聊,他看向锁住他的锁,朝着金锁的方向飞了过去,朝着门外望了望。

“好奇怪哦。”

没有一个仆人给他来送食物给他,没有一个守卫在聊天了。

没有阳光,整个天空像是被阴云笼罩了一般,完全看不到白云。

那就出去看看。

“对哦。“

金色的矢量箭头破开脚上的锁链和金锁,锁链破开后却在白皙的脚踝上留下了红色而又狰狞的勒痕。

 

 

7、

“你说,雷狮,”

“这场争夺战。”

“谁赢了?!”

太子抓住雷狮脖颈间的衣领,高高抬起,此刻的双方都是浴血的,每个人脸上染上了血迹依旧在纠缠,墙壁上溅上了滩滩血迹,喷泉的水早已染成了红色,而卡米尔迅速甩开纠缠着他的将领,迅速冲向高台,那双常无波澜的眼睛此刻尽是决绝,更多的是狠厉。

“是吗?”

“我这不是还不没死呢?!”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不是吗?”

雷狮的声音有些嘶哑,呼吸有些急促,他的身形极为狼狈,脸上尽是血痕,嘴角处残留殷红的血迹,是不是咳出声来。

“你—”

太子抓过旁边士兵的佩剑,用力刺进雷狮腹部,顷刻间,更为强大的力道将雷狮从太子手中推开,尖锐的利刃带着太子的狠厉刺进代替者的腹部。

身为代替者的卡米尔顺势跌落在地,大量的血迹流了出来,而雷狮在跌落在地的瞬间滚了几下,用双手撑起身子,转过身看见被刺的人,紫色的眼眸充斥着不同的神色。

 “卡米尔!”雷狮抱起卡米尔,想要捂住止不住流血的伤口。

“没用的,大哥。”卡米尔的蓝色眼眸愈发暗淡下来,就像他们想象的深海,那是极深而又蔚蓝的海。

“我一定会遵从大哥的意愿的。”卡米尔虚弱缓缓地半合上眼睛。

“你不能再说话了,卡米尔!”雷狮嘶吼着,颤抖着双唇。

“卡米尔。”

“如果不是你,我还会在这里吗?”

懵懵懂懂中,熟悉的声音,明明很温暖的声音却带着些许寒意在卡米尔面前响起,卡米尔想反驳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你说的对。

现下的卡米尔只想说这句话。

 

“快唱歌!”雷狮对着突然到来的金,怒吼着。

“唱歌?“金歪了歪头,一脸茫然的样子突然被太子一把揽过肩头,“雷狮你不知道吧?

“一只金丝雀一生只会为一人歌唱。”

雷王星太子的声音诠释了他的胜利和得意,面具下的眼眸尽是对雷狮的蔑视。

 

劣质品

 

“大丈夫、いつもちゃんと笑ってるよ
没问题的、就与往常一样笑著
でも 谁といても何か足りない
但是 即使跟谁在一起 也感觉欠缺了些什麼
今 あなたがここに来る訳ないのに
明明 现在就没有想过要你到这里来的
开けた窓から见えた満月
从被打开的窗户所看到的满月。”

雷王星怀中的人突然张开口唱起了歌,声音是那样和煦温暖,如同那双金色羽翅一般,所有的人不禁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所有的目光都集聚了金的身上,此刻金色的阳光突破层层云层,撒下光辉于所有身上,喷泉中的血水早已流尽,开始喷出清澈明亮的水,呈现出道道小小的彩虹,所有的人身上的伤害开始恢复,卡米尔的伤口开始慢慢的愈合,卡米尔的眼睛逐渐睁开了眼睛,那双暗淡的双眸瞬间有了神采。

 

“我是不同的哦!”

金挣脱他的怀抱,眼眸弯成月牙,向有点不甘的太子伸出白皙的掌心,咧开嘴角,“你有帮我带糖吗?”

“给你。”

太子掏出没有沾一点血污的水果糖,放在他的掌心,嘴角终于弯开了一点弧度,一堆的水果糖在阳光下与细碎的阳光交映。

 

 

 

 

 

 

 

 

 

 

 

 

 


评论(5)
热度(45)

© 透明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