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静静做一个小透明

【AII金】从此强制朋友卡(特别篇)

*第一条时间线。

*尽量避过敏感词,在屏蔽边缘试探。

*好多cp都简写了,也有些没写。

 

1.现在正值夏天,炎热使得蝉儿在窗外鸣叫,丹尼尔在敲击着黑板。

相较于其他同学的认真,金的心思根本不在这。

他抱着头在桌子上,瑟瑟发抖,全身都在颤抖,连身旁的紫堂幻不免都有点担心他。

他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明明已经很用力地强迫自己忘掉,却仍然忘不掉,昨天晚上黑夜中的那四双眼睛,紫色、金色、绿色的,四双都闪烁着红光,野兽般的红光。

为什么?

为什么?

我们明明是那么好的朋友。

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我们明明是朋友啊!“

金猛然站起身来,灿金色的发满是汗水,眼眶已经蓄积了些许泪水,大腿的把持不住地在颤抖。

班上的所有人都是一脸奇怪和疑惑,安迷修、格瑞、雷狮、嘉德罗斯神色不一。

“金,你怎么了?没事的话,好好坐下。“丹尼尔不得不停下写黑板的动作,温柔地看向金。

下一秒,金略过讲台边的丹尼尔,跑了出去。

安迷修、雷狮、格瑞、嘉德罗斯作势要起身,去追上金,却见卡米尔举起了手,“丹尼尔老师,我去看看金吧。”

“好。”丹尼尔笑了笑。

 

2.卡米尔追了也没多久,在走廊的角落处找到了金,那个失去了色彩的金,他在抱着自己颤抖,卡米尔一步步走过去,轻轻地,踏出每一步,将缩成一团的金纳入自己的怀中。

“没事的,金。”

“卡、卡米尔?”金被突如其来的怀抱吓住了,他转头看向卡米尔。

“没事的,金,我在的,不要害怕。”卡米尔蓝色的眼眸仿佛有一滩水,似乎要暖化了了眼前的金。

金望着他,一直淤积在胸口中的委屈和不安似乎找到了喷出口,汹涌而出。

“呜呜呜呜……”

“卡米尔,为什么为什么?”

豆大的泪水不停不停的落在卡米尔衣裳上。

卡米尔全然不在乎这些,他蓝色的眼眸划过不相称的红色,完全不在意金的身体更加地不安,在颤抖,他温柔地抚摸着灿金色的发梢,刚刚的温柔已经消失不见,被变态的怜爱所代替,红色的围巾已经遮不住他完全上扬的嘴角。

“我知道的,金。”

“大哥,我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卡、米尔。”

“嘘,别说话。”

“金。”卡米尔用不轻不重的力道啃咬上那所有人的红唇,不时地发出唇舌交缠的声音,他紧紧扶住金不安分的后脑勺,另外的一只手同样紧紧抱住金纤细的腰,尽管金挣扎地不行。

待金快支撑不住时,卡米尔才放开他,双方的小脸通红,金不停地喘气,蓝色眼眸中的雾气还未完全消散,卡米尔看着眼前万分惹人怜爱的金,魇足地舔舐自己同样吻通红的红唇。

待金的大脑反应过来,急忙推开面前的卡米尔,跑的远远的。

卡米尔也没追上去,他只知道远处徘徊的脚步声已经消失了。

“哟,卡米尔,想不到,你竟然也会吃独食呢?“

星月刃旋转几圈,戏谑的声音响起在卡米尔耳边,凯莉突然出现在卡米尔面前。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卡米尔拉起围巾遮起自己的上扬的嘴角,“我只不过想遵从一下自己的意愿罢了。”

“况且,【占有】金,大家不都想吗?当然大家这些也包括你吧?”

“【星月魔女】凯莉。”

走廊边的窗子吹起的风,扬起卡米尔的围巾。

“说的也是呢。”

 

3.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卡米尔的气息。

“没事,我和卡米尔是朋友嘛!”

“只是吻一下而已,外国人不就是互相用吻打招呼的嘛!”

金似乎又回到了没心没肺的自己。

真的只是打招呼吗?金。

“对啊。”

“难道不是吗?”

“哈哈哈!”

他似乎看到了水中倒影的自己的瞳孔在颤抖。

他仿佛听见什么在发芽?是种子吗?

 

金被四人按倒到墙上,安迷修握住他的左腿的脚踝上,湖绿的眼眸闪烁着不相称的红光,雷狮握住他的白皙的小腿,搭在自己的腿上,期身上前,嘉德罗斯勾起唇,捏住金的下巴,强迫金与自己对视,鎏金色的眸子同样带着野兽般的红光,格瑞轻轻揽住他的肩膀,紫眸闪烁着点点红光逐渐占据了整片紫色,怜惜的目光扫过金的锁骨。

“太碍事了。”

金的上衣直接被撕成碎片。

金蓝色的眼眸盈满了泪水,灿金色的发紧脸颊两边,泪水滴落顺着脸颊滴落两边,小脸红了透底,双手相互抱住、双腿并拢企图遮住暴露在空气中白皙的肌肤。

“小鬼,怕什么呢?”雷狮伸出带着温度却濡湿的舌头,满意地舔舐了金肩膀处的肌肤。

““格、格瑞,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语气中带着哭腔,天蓝色的眼眸满含哀求的意味,加上这样的姿势,分外惹人生怜。

“干什么?渣渣。”嘉德罗斯眯了眯眼,“你觉得呢?”

“你们就不要吓王子殿下了。”安迷修眼眸中尽是沉沦与爱恋交织的光彩,看着面前衣衫不在的金。

“金,不用担心,我们会让你很舒服的。”格瑞紫色的眼眸。

“不要不要!”

“我们不是朋友吗??”

他害怕,他在害怕。

 

嘉德罗斯率先占领了金的粉唇,以粗暴的方式吸吮着,格瑞则是不失温柔地亲吻着金精致的锁骨,安迷修弯下腰抬起金小巧的脚,雷狮在金肩部啃咬,力度不大但足以留下属于他的痕迹。

“啊!”金一直被四人按在墙上,保持着这个姿势,加上四人的对待,难免会不舒服,发出痛呼。

豆大透明的泪水一颗颗往下掉。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

我们明明是好朋友啊

 

好朋友…

“渣渣,不准哭。”嘉德罗斯吻上他的眼睛,一滴滴吻干了他的泪水,这么温柔的嘉德罗斯从未见过。

“王子殿下,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安迷修捧住他的脚,似乎对待世界最珍贵而独一无二的珍宝一般。

“小鬼,我们会让你很舒服的。”雷狮带着贯有的笑容看着他。

“金。”格瑞看着他,眼睛第一次带有着占有和欲望。

 

不要不要

这样会坏掉的。

他们所做的。

冲撞带来的沉沦?

绝望已经充斥了他整个大脑。

我只想脱离这个地方。

黑色的元力正在从心底旋转,手指间出现黑色矢量箭头,蓝色的瞳眸已经染上了血色。

 

5.金的发梢染上了一点白,浑身在颤抖,双手遮住自己逐渐将染上红色的眼眸。

“金,你怎么了,没事吧,要不要去校医室啊?”后方突然有人拍上他的肩膀,属于紫堂幻温和的声音响起在他耳边。

“紫、紫堂?”金停止了颤抖,发梢变回了原来的灿金色。

“怎么了,金?”紫堂扶了扶眼镜,露出温和的笑容。

“原来是紫堂啊,没事没事。”金习惯性的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强迫自己露出笑容,“我怎么可能有事呢?”

“也是哦,金怎么可能有事呢?!”紫堂幻眼底一片阴霾,金是自然注意不到的。

“”原来小鬼你在这啊!“雷狮扛着雷神之锤,眼眸映出金露出笑容的样子,刹那间,金的笑容便消失在嘴角,瞳眸中尽是害怕,他环顾周围,他害怕另外的三人马上会赶来。

“金。”

“渣渣。”

“王子殿下。”

事与愿违,语气不一的声音终究响起,金下意识的躲在了紫堂幻的背后,抓紧了他的肩膀,紫堂幻虽然有点疑惑,他抬起手,拍了拍抓住自己肩膀的金,给予他一个安心和煦的笑容,“没事的,金。“

“金,你在害怕?“

“渣渣,过来。”

“小鬼,你难道忘了我们昨天,”雷狮眯起眼看着眼前的金,“我们在你身上留下的痕迹吗?”

“王子殿下,对啊,我们不会让你难过的。”安迷修湖绿色的眼眸早已不再。

金看着他们一字一句吐出残忍至极的话语,眼眶不禁湿润了,仿佛昨夜的疼痛一直在折磨着自己。

“小斯巴达,合体!”紫堂幻大喊一声,面前出现三个召唤阵,小斯巴达出现即刻变成合体的大斯巴达,“金,快跑吧,我来拖住他们。”

“可是..”金在迟疑。

“跑?“嘉德罗斯手中出现大罗神通棍直指大斯巴达,”你觉得渣渣他能跑掉吗?“

“就凭你这个弱鸡,”雷狮扛着雷神之锤上扬嘴角,“真的能拖住我们吗?”

“就算你们是原先的预赛前四,“紫堂幻闭了闭眼,“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呢?”

“因为我是金的好朋友啊。”紫堂幻控制着大斯巴达,掩护金逃向远方,一边躲避着众人的攻击,“对吧,金?”

“谢谢你,紫堂。”金踏着双向箭头矢量疾走,带着温暖的笑离开了。

“朋友?”雷狮嗤笑一声,漫天遍布的雷电瞬间袭向面前的紫堂幻,眼眸中满是嘲笑,“这种东西本不该存在,不是吗?“

“可是啊,“雷光消失烟雾散去紫堂幻所处的地面一片乌黑,出现的是黑色的大斯巴达,”时间久了,金不是迟早就是我的了吗?“

 

 

4.金现在唯一想去的地方就是家里,那个最温暖的地方,一切的开始,最温暖的人也在那,姐姐她肯定没有变。

“姐姐?!”金赶忙掏出钥匙,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自己的姐姐。

“丹尼尔老师?”

他只听见钥匙掉落的声音。

“金。”丹尼尔从沙发上起身,帮他捡起他掉落的钥匙,“金,你的钥匙掉了。”

“谢谢丹尼尔老师。”金看着丹尼尔不变的温柔笑容,莫名觉得有点可怕,他转身想离开,他告诉自己要离开。

“金,你的姐姐..”丹尼尔自然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但也没有改变他的面部表情。

“我的姐姐怎么了?”金迫切问到,抓住丹尼尔老师的手。

“你先进来吧。”丹尼尔把金拉进金的家里,按坐到沙发上,“别担心,你姐姐只是调查一些事情去了,一会就回来。”

“是吗?”金抓住自己的裤子,不看丹尼尔。

“来,金,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事?”丹尼尔一下一下捋着金的短发,安抚着他的心,“作为老师的我很担心哦。”

“丹尼尔老师我...”金一听他说的,不免又回想起昨晚以及刚刚发生的事情,浑身在颤抖。

“没事,金。”丹尼尔弯起眉眼,一双装着金看不懂的意味的眼眸看着他,他的食指抵住他的双唇,即刻坐到金的旁边。

“别动哦,金。”那双金色双眸,金看不懂,丹尼尔微微用力,将金推到在沙发上,五指抚摸着他的脸颊,顺着脖颈,滑倒了下身,抓住了那不可侵犯之处,此时他的笑已经不能用温柔来形容了,参杂了不知多少何种意义的东西。

“这就是你冲撞老师的后果哦,金。”

 

 

5.金不知道过了多久微微睁眼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如车碾压过一般,他瘫在自己的床上,不想要看自己的身体上遍布多少人的痕迹,但是透过对面的镜子,露出的脚踝和手臂、脖颈、脸颊上全部是他们的痕迹。

他感觉、感觉有什么东西开始生根。

那肯定是自己心中的不安。

金跑进浴室,脱下衣服,看着全身镜中的自己,满身的红印遍布了自己身体上。

他走进浴缸中双手抱膝,将自己沉浸在温暖的水中,想要温暖自己,温暖自己的斑驳的心,用力搓干净身体,使劲想要去除身上的痕迹。

“不要不要!”

金不知道这几天落了多少泪水了,他只想要快点见到姐姐。

“你在哭什么呢?金。”凯莉趴在窗外看着痛哭流涕的金,露出恶劣的笑容。

“凯莉!!!”金一惊,连忙捂住自己,像个被看光的小女生一样。

“哈哈哈。“凯莉看着他惊慌的样子不禁大笑,”快穿好衣服出来吧。“

“可是..”金实在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

“快点!”凯莉坐在星月刃上,双手抱着胸,一副不好商量的样子。

“好..”金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6.金抱膝做屋顶上,蓝色的眼眸望向远方往日的神采,早已不再。

“笨蛋金,你不是金吧?”凯莉罕见地跳下星月刃,挨着金坐着。

“什么?你说什么,凯莉?”金有点疑惑,挠挠自己的后脑勺,不明白凯莉的话。

“走,带你欣赏夜色。”凯莉不等金拒绝,将金提上星月刃。

夜空中正有些许云,但也看得出点缀夜空的星辰,丝丝凉风吹过,带来夏季晚上才有的寒意,

金专注地望着高高挂着地月儿,而凯莉望着好不容易露出笑容的他。

“金。“凯莉突然翻过身,捏住金小巧的下巴,蓝色的眼眸闪烁着光,”你绝对是我的。”

凯莉猝不及防地印上金的红唇,被夺取空中空气的金来不及反应,直到凯莉放开他,两人之间在、扯出一条细长的银丝。

“凯莉,你。”金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眸。

他已经不记得今天被第几次吻了,被第几次攻城掠池了。

 

6.他急速地踏出脚步,不管前方是什么,只要能逃离掉后方的人就好了,这是他唯一的愿望。

前方有一个小拐角,趁人不注意,迅速躲进那个小角落,马上跌坐下来,任由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自己身上,打湿自己都没关系,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摔倒过几次了。

“金。”黑色的雨伞为自己遮住了雨水也遮住阴暗的天空。

“安迷修。”金没有力气了,他只想稍稍休息一下,他知道,外面所有的人都在追踪自己,无论自己跑到哪里,自己也会被抓到,如同嘉德罗斯所说的。

花儿的根茎已经张成了,可是花苞呢?

他闭上双眸已经准备在接受事实,顿时,整个地面在晃动,一块一块地面在碎裂,碎裂成一个黑色不透明 的黑色空间。

“姐姐?!”

,头顶上,素来温柔的姐姐一失温柔的样子和丹尼尔联手对付不知道是谁的人,金大声喊,却只看见头顶上的倒计时只剩下两分钟,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见,紫堂幻操控着大斯巴达与看似弱不禁风的凯莉僵持着,凯莉一勾唇角而凯莉也被还未被消失的大斯巴达一刀刺进后背,还未露出笑容就被一击致命,莱娜双手握住蜂后之刺给了想要偷袭的鬼狐天冲的致命一击,眼中闪烁着疯狂的红色流光,而莱娜也没有存活,被帕洛斯的影子分身之一杀死,卡米尔解决帕洛斯和佩利,疯狂的眸子已经向着金望去,勾起一起微笑,却在那一刻,雷狮提锤,给予致命一击,卡米尔在金惊讶的目光中化为泡影,而安迷修趁此机会,提着冷流,抬手一刺,雷狮惊讶地瞪大双眸,   就在此刻,雷狮使用最后的元力,勾起一抹恶劣的笑,电光火石,安迷修被打飞,顺带击飞了嘉德罗斯,而雷狮安迷修化为粒子消失,被回收。

 而秋和丹尼尔终究敌不过创世神,双双回收。

“不、不要,姐姐。”

此刻黑色的花苞已经长出

创世神抬手一股金色的力量对准背对他的金,刹那间,金被推开,力量消失,只留黑色的发带在原地,金睁大双眸,疾步跑过去抓住那条发带,那是,他最好的朋友,格瑞啊。

黑色的花苞就要绽放,听见绽放的声音了吗?创世神抬手再次发出另外一股力量,瞄准好了金的后背,嘉德罗斯提起大罗神通棍,运用起最后所有的元力,用尽全力挡下了这股力量,最终留下了一个黑色的头箍跌落在金的手中。

听,黑色的花儿绽放的声音。白色一点点覆盖了金发,红色逐渐占据了蓝色,黑色的元力在金周身翻飞,红色而诡异的瞳眸对着创世神,所有的力量对准着罪魁祸首。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我会结束他的。

 

7.不知何原由,新任创世神已经产生,新任创世神比前一任创世神更加强大,当然,他的手段也更加狠厉,前任创世神所创的制度大部分没有改变,登格鲁星作为凹凸世界的主星,但所有人都不懂新任创世神为何都会废除七神使制度,即使凹凸大赛制度依然存在,也可能是他们不懂他是如何当上新任创世神的

 

 

 

 

 

 

 

 

评论(2)
热度(65)

© 透明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