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静静做一个小透明

【嘉金】只不过(生贺文)

*给阔爱的萝北亲的生贺文。

*对不起,是一把切蛋糕的刀子(如萝北亲所说)

@透明萝 


1.

【已获得大脑意识权限】

【开始进行扫描】

【确认登入者】

【姓名,金】

【参赛者,首先恭喜您进入到最后一轮,你您即将面对最后一名对手】

【参赛者,在进入比赛之前,我们还是得告知你,一旦被对方杀死,现实世界的您有百分百的可能变成植物人】

【不过,您已经没有退路了】

【考虑到各种因素,面对你将面对的对手,您可以选择击败眼前的对手,也可以选择投降】

【投降的结果是与失败的结果是一样的】

【如果赢下比赛您将会得到您想要的】

【那么,参赛者金,您准备好进行这最后一场赌上生命的搏斗了吗?】

 

 

当然,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

 

2.

【正在进行扫描】

【正在准备实体化】

【确认登入者】

【姓名,嘉德罗斯】

【参赛者,首先恭喜你进入到最后一轮,你即将面对最后一名对手。】

【参赛者,在进入比赛之前,我们还是得告知您,你已经实体化,一旦被对方杀死,你存在于现实世界的魂魄立刻消散,即使您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不过,您已经没有退路了】

【考虑到各种因素,面对您将面对的对手,可以选择击败,当然也可以选择投降】

【投降的结果与失败的结果是一样的】

【如果赢下比赛你将会得到您想要的】

【那么,参赛者嘉德罗斯,您准备好进行这最好一场赌上灵魂的搏斗了吗?】

 

答案不是注定的吗?!

 

3.

比赛开始。

“参赛者,金。”

“参赛者,嘉德罗斯。”

冰冷的机械女音响彻在整个大厅,分子具象化的两人出现在电子大厅中。

“嘉德罗斯?”金眼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不敢相信自己的对手竟然是嘉德罗斯。

“渣渣?!你怎么在这?”嘉德罗斯的语气带有不可置信,更多的是怒火。

金不回答他的话,只是紧紧握着拳头。

“因为、因为。“金手心凝聚出矢量小箭头,用尽十分的力道朝着嘉德罗斯打去。

我想要再一次真真实实的触碰到你啊。

 

4.

整个教室被炎热的气息笼罩着,即使如此老旧天花板上的风扇也还在尽职尽责的转着,吹来丝丝凉快的风,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也不得不一边拿着厚重的书本为自己驱散着热风,一边黑板上写写画画,不少哀怨的话语自台下的学生口中吐出,不过这样,已成日常。

偶有窗外的风吹进,拂过趴在桌子上的金耳边的鬓发,似酣睡的猫被都弄发出喵喵的声音,微微睁眼,入目的是,璀璨的鎏金色的眸子和一头太阳般光色的金发,以及自己熟悉,再熟悉不过的黑色星星贴纸。

“嘉、嘉德罗斯?!”

金揉揉惺忪的眼睛,连忙坐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渣渣,我回来了!“嘉德罗斯站在阳光下,使得他的身子略微有些透明。

嘉德罗斯不是半个月前才离开自己去国外出差了吗?难道他提早回来了吗?

 

“金,你干什么呢,天气太热,连你都热的发晕了吗?!”老师一个粉笔头从黑板上砸过来。

所有人都知道金和圣空集团继承者嘉德罗斯是恋人关系,每天都能喂几嘴狗粮,不过,半个月前,嘉德罗斯去出差了。

“可是、可是。”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下,金指指旁边,

 对于金来说,那熟悉的脸庞,和他自己亲手织的黄色围巾,他还记得那是自己去年送给嘉德罗斯的生日礼物,上面的花纹织的不好看被嘉德罗斯嫌弃,可是他还是每天都会带。

他看着站在阳光下的嘉德罗斯,身体虽然趋近于实体,但是总是少不了那种虚实感。

“别可是了,现在是上课时间。”老师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谈恋爱可以,下课你可以给嘉德罗斯同学打个电话。”

“对对、对。”

“我要打个电话。”

   金现在只想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耳边响彻着老师的制止声和怒骂声,还有其他同学的不赞同,或者是担忧的声音。

“嘟——”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

金阴沉着脸色,按掉了电话,电话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瞬间,所有人感觉世界失去了阳光。

“金同学,嘉德罗斯同学可能有事情,比如开会什么的,一时没时间接你的电话,没事的。”

 一旁的同学连忙来安抚。

“对啊对啊,嘉德罗斯同学可是大忙人嘛,怎么可能每天都闲着呢?对吧?“

“不要担心了啦。“

“过几天、兴许明天他就会回来了。”

“绝对不可能!罗斯他就算真的没时间接我电话,雷德祖玛会告诉我的!“金第一次这么伤心,大吼出声。

“万一雷德祖玛也在忙呢?对吧?“

“对吧??“同学附和道。

金没有回答他的话,不顾所有人劝阻冲了出去。

  现在想要的是,一个人静静。

嘉德罗斯、罗斯他怎么可能会抛下他一个人。

 

5、

金抱膝坐在篮球场的看台上,他知道【嘉德罗斯】在旁边。

嘉德罗斯想要伸出手触碰旁边的金,却又想到自己是碰不到他的,又伸了回来,金色的发遮住了他原本璀璨的眼睛,看不到他悲伤的神色。

“罗斯、你是嘉德罗斯对吧?”

“渣渣,是我。”

嘉德罗斯声如细蚊。

“你怎么能抛下我一个人?!”

“渣渣、金,别哭了,我——”

嘉德罗斯站在那僵住不动,他想触碰他的恋人却怎么也做不到,无数次看着自己的手穿过渣渣的身体。

嘉德罗斯一向不会安慰人,鎏金色的眸满是伤感,映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恋人,他似乎还感触得到,他走之前,渣渣给他的吻,那个吻温暖的温度,但怎么也想不到,那是最后的一个吻,他也还记得他曾向秋姐许诺过,再也不会让渣渣流下任何一滴泪水,更别说哭泣了,可是如今看来,他却食言了。

“呐,罗斯,你是怎么死的?”金不再抱着膝盖,他坐直来,唇角两边上扬,眼眶里依旧是未擦干的泪水,看得出他眼眸中悲凉,“是被车撞死的?还是被格瑞打死的?”

“被注射病毒杀死的。”

“什么意思?”

“可是你怎么可能——”

“我也不清楚。”

他附上自己的脖颈,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着针管刺入的冰冷。

 

6.

“渣渣,这么长的队伍还要去排吗?”

嘉德罗斯双手环着胸,冷哼着不要去排队,他可是堂堂嘉德罗斯,而渣渣可是他嘉德罗斯的恋人,买个票还需要去拍长队,就算是他现在是灵魂状态,不在这了,也不需要去排队,受这种罪,看现在的太阳多毒啊,看后面的大妈看渣渣的眼神多恐怖,还有那些后面那些虫子个个拿着手机拍渣渣,想对渣渣干什么,当他不存在吗?以前他不在渣渣的身边的时候,这些个虫子就是这么看渣渣的吗?

“罗斯,你都这样了,好好陪我逛个游乐园嘛!?”

“就只有这一次哦!”嘉德罗斯翘着小嘴巴,保持着环胸的姿势,答应了。

“罗斯最好了!”

金闪烁着大大的蓝色眸子,露出开心的笑容,虽然知道旁边的人在用别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但现在的情况不能像往常一样摇晃着嘉德罗斯的手臂撒娇,喜悦掩饰着蓝色眼眸下的悲伤,他不想让嘉德罗斯看见自己伤心的样子,更何况嘉德罗斯不是还以另外一种形态陪着自己吗?

“先生,您好,请问要几张票?”

“两张。”

“好的。”

“奇怪了,刚刚那个人不是一个人来的吗?为什么要两张票啊。”

“可能他女朋友等一会到吧!”

嘉德罗斯握紧拳头,想要冲过去,却又松开了拳头,他嘉德罗斯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感。

 

7.

金一进游乐园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旋转木马,金自动无视了嘉德罗斯的嫌弃声,直接坐上金色的小马,想也没想抓过嘉德罗斯的手,手却穿过了嘉德罗斯近乎透明的手,原本吵吵闹闹的两人一瞬间的安静,蓝色的眼眸和鎏金色的眼眸瞬间有了阴霾,带着沉默坐完了全程的旋转木马。

“罗斯,你别不开心嘛,你看,别人看不见你我还看得见你啊!”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最喜欢你了,罗斯。”

“你看,你看,罗斯,那里有鬼屋诶,我们进去看看吧,我保证不害怕!”

“害怕的话,不是还有罗斯你嘛!”

“嘿嘿!”

金追上嘉德罗斯与他并排走着,双手负在身后,唇角上扬,露出招牌笑容。

“渣渣,我们回去吧。”

嘉德罗斯知道自己的恋人有多胆小,但他仍就是爱逞强,他明明就很悲伤的样子,却仍然要装作平常的样子,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很满足自己又能回来陪他的,渣渣,你是又多傻?!但你又知不知道,我又有多想触碰到你?

“诶,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我们才来诶!”

“罗斯!你等等我!!”

金小跑着,想要追上面前的快要跟不上的嘉德罗斯。

 

8.

一个陌生人突然挡在金的面前。

“对不起,麻烦让一下。”

“你好,要看一下吗?”

陌生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要拦下面前的金,递出一张宣传单给金。

“你干什么啊!你知不知道——”

金一不小心地瞥了一眼宣传单上内容

“你这个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属实的,我们公司所研究的项目正是为了这场计划的胜者而量身定制的。”

“意思是说,只要你成为了这场计划的最终胜利者你将获得我们公司的所承诺的奖励。”

“即使是动漫中让灵魂重新得到原本的身体也是可以的。”

 

9.

嘉德罗斯没有听到自家恋人的声音,担忧之心也油然而生,但他是不会回去找他的,仅仅只是放慢了脚步。

“嘉德罗斯先生。”

“!!!”

嘉德罗斯不由得看向前面,因为他不曾记得有人能看见自己。

“不用奇怪,嘉德罗斯先生。”

“请容许我说一句,如果本公司能实现您想要的,”

“您愿意进行一场赌上灵魂的赌博吗?”

“你知道你说的意味着什么吗?虫子!”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能看见您,自己也表示了我的话里面的可信度,不是吗?”

“我想,这场赌博在您看来,自然是像碾碎几只虫子一样不是吗?”

“嘉德罗斯先生。”

 

End

 

 

 


 

 


评论(3)
热度(27)
  1. 透明萝透明柚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柚子给我的切蛋糕用的刀子🌚

© 透明柚 | Powered by LOFTER